My press statement in Mandarin regarding road signage issue- Abdul Aziz Isa

By : Abdul Aziz Isa

I purposely wrote my press statement in Mandarin. I’m not going to translate it. For the racists out there, if you don’t understand this, then nothing much I can do. Even if I translate it, you will choose not to read the content or even bother to understand the meaning.😎

我要针对Najib Razak (巫统 Pekan区国会议员), Mazlee (Simpang Renggam区国会议员), Faiz Fadzil (诚信党Permatang Pasir区州议员), Fazzrudin Rahman (PBB Tupong区州议员), Dr Maza (玻璃市宗教司 (Perlis Mufti) 和 Marina Ibrahim (柔佛州社青团) 对近日古晋社青团修复双语路牌事件所发表的文告、意见和酸言酸语作出回应。

依我的浅见,贴汉字以修复双语路牌既不违反《联邦宪法》第152条文,也不违反1963/67国家语言法令(NLA 1963/67),所以它不能被解释为不尊重国语。我不明白这群人,包括一个已经被定罪的无耻小偷、前教育部长、著名律师、政治家,保守的传教士和青年领袖是怎样指控古晋社青团不尊重国语的呢?

首先,他们忽略了国家语言法令中的第3条文:
“Nothing in this Act shall affect the right of the Federal Government or the Government of any State to use any translation of official documents or communications in any other language for such purposes as may be deemed necessary in the public interest”.
上面的部分非常简单易懂,除非有人需要进一步的解释。 “通讯”一词显然包括新闻稿或部长声明。 不应将“翻译”的使用与国语的使用相混淆。 我认为其中存在不必要的争议。

第二,该法令第2条文明确规定:
“National language to be used for official purposes
Save as provided in this Act and subject to the safeguards contained in Article 152(1) of the Constitution relating to any other language and the language of any other community in Malaysia, the national language shall be used for official purposes.”
这意味着本国语言必须用于官方目的, 对此毫无争议。 但是,该法第3条文也允许官方文件或通讯翻译成其他语言。 其实,这事情很简单,也不存在任何鼠辈们所提出的问题。 我体谅该青年领袖和保守传教士的无知,但是那些经验丰富的政客们应该理解这一点。

第三,国家语言法令从未扩展到砂拉越,这就是为什么英语一直是其官方语言的原因。当时的砂拉越房屋部长Abang Johari Tun Openg(现任砂拉越首席部长)于2015年11月澄清说,砂拉越立法议会从未批准过国家语言法令。因此,虽然砂拉越接受马来西亚语作为官方国家语言,但是英语仍然是该州的官方语言。根据《联邦宪法》第161(1)和(2)条文以及《 1963年马来西亚协定》(MA63)第2(c)条文的规定,英语一直是砂拉越的官方语言。因此,请不要在每一个和语言有关的事件中都随便地使用马来语至上的论述,在我们砂拉越这里绝对不好使。 PBB的Fazzrudin应该知道这一点。此外,从纳吉的酸言酸语可以看的出他从没有真正了解过或不愿意了解砂拉越的独特性,难怪巫统和PBB从未打算承认MA63。

第四,砂拉越是一个包容,尊重和多元化的地方。 我们的人民拥护多元文化,多种语言和多元种族主义。 我们不需要像Faiz和Marina这样的人来教我们如何生活。 许多砂拉越人送他们的孩子去学校学习华语,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在砂拉越看到很多土著会讲华语的原因。 除此之外,绝大多数砂拉越人会说3种以上的语言,例如马来西亚语,英语,华话,福建话和伊班语等。 如果这些人不了解我们砂拉越的文化,那么请你们闭嘴,不要试图教砂拉越人该怎么做。 你们的陋见与我们砂拉越的多元文化不符。

双语路牌甚至在马来西亚成立之前就一直是砂拉越街景的一部分,这在我们的多元文化社会中是很常见的。 不同于半岛上一些头脑狭隘的人,他们不会尝试去理解,反而只会试图种族化每一个课题以在这个多元化的社会中传播仇恨。古晋社青团已向古晋北市市政局(北市)提出了很多投诉,要求将路牌恢复其双语之原型,但北市迄今为止尚未采取任何行动。 作为社会的好公民,古晋社青团主动采取行动,带着善意协助北市修复双语路牌。 就像砂拉越州政府没有向我们的内陆砂拉越人提供干净水一样,但是民主行动党通过Impian Sarawak项目提供了水。 这种善意行为可能在你们西马有些脑残的社会中可能是错误的,但在砂拉越是完全可以接受的。

此外,砂拉越根本不用《 1976年地方政府法》(LGA 1976),因此DAPSY Kuching根本没有违反(LGA 1976)。 取而代之的是,我们拥有自治权,并拥有自己的《 1996年地方政府条例》(LAO 1996)。 作为一名杰出的律师,我认为Faiz应该非常了解这一点。
当你们甚至不了解我们的生活方式和砂拉越的历史时,这群人有什么资格对我们比手画脚?
由于这个小问题已成为法律争议,他们又对联邦宪法第152条文和国家语言法令第2条文有多大了解?

作为一个拥抱和谐共处和相互尊重的砂拉越人,我谦虚地敦促他们清楚地理解相关法律和联邦宪法。,同时停止将此问题种族化。也请他们 和非马来人们拥抱和谐,并开始谈论如何团结和建设这个国家。 如果他们看不懂路牌上的华文,请看马来文或英语。 如果他们连任何一个语言都不会看,只需拿起手机打开Waze或GPS等应用即可。就这样简单,为什么要让生活变得如此复杂? 在这个国家,人民对种族、宗教和语言的这些荒谬、幼稚和迷信的争论已经烦不胜烦了。 我们生活在现代,而不是石器时代。

要求你待在家里,但不叫你把脑袋留在家里。 敞开胸襟,开阔视野,对自己和社会都有好处。

2020年8月22日(星期六)
阿都阿兹伊砂
YB张健仁的特别助理
古晋社青团副团长
Batu Kitang支部主席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